房产--中网资讯中心

土地财政末路狂欢 深圳无地可卖倒逼新一轮土地改革

2014-01-08 16:40    来源:腾讯网      字号:

  媒体报道,今年全国土地出让收入有望再度超过3万亿元,并创下历史新高。据推算估计,2013年土地收入占地方财政收入(本级)的比例将在50%左右。

  依据惯例,今年土地收入的官方数据要在明年1月才会公布,但根据此前财政部透露的消息及中国指数研究院的民间数据佐证,足可推断出今年土地收入破3万亿并创下历史新高的结论。其实,土地财政的可怕不在于规模有多巨大,而在于占地方财政比重极高之余还游离于财政预算之外,并生出了一条恶性循环的产业链。

  在分税制和住房制度改革的推波助澜下,土地财政一步一步成为游离于监管之外的第二财政;而在一轮又一轮的“圈地运动”中,政府对土地财政的依赖越来越深,作为房地产产业的上游市场,土地财政将地方政府与开发商捆绑为坚固的利益共同体,制造出中国近年来最引人恐慌的泡沫。在2011年土地出让收入创下3.15万亿元的历史高峰后,2012年曾回落至2.7万亿元,当时一度有观点指土地财政将偃旗息鼓,而今年土地财政的生猛再度证实其依然是“戒不掉的鸦片”。

  2013年,土地财政依然在舆论中唱着主角,如果说这一年有什么特点,大概就在于一线城市土地市场的异常火爆。据中原地产统计,截至12月23日,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合计土地出让金达5014亿元,相比2012年全年的2005亿元上涨150%。其中,上海全年土地出让金为2178亿元,北京紧随其后高达1736亿元,广州和深圳分别为650亿元和450亿元。一线城市土地市场的疯狂和大型开发商的重返一线城市策略密切相关,数据显示,今年前11个月,万科、绿地、保利、中海、恒大五大房企纷纷加大在一、二线城市的投入,拿地金额占比最高的绿地达到97%,最低的万科也有77%。

  就在上周,地产大亨任志强对这一策略给出了精准的解释——— 新一届(地方)政府可能更希望房价上涨,否则如此大规模的地方债窟窿可能抹不平。根据审计署刚刚公布的数据,截至2013年6月底,全国各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20.70万亿元,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29256.49亿,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66504.56亿,合计30.27万亿元。从截至2010年的10.7万亿到截至今年6月的30.27万亿,审计出来的地方债规模涨了三倍,而可以肯定的是,由于规避审计等方式的存在,实际的规模必然更大。

  作为地方债资金的第一大来源,银行贷款高达5.53万亿,但在银行间蔓延的持续流动性紧张,已经预示着借新还旧等老路很难走得通了。加之今年频频传出的地方财政收不抵支等消息,可知地方财政之紧拙,必然的结果就是,地方政府愈发依赖土地财政,而每一轮的趋势都是从一、二线城市向三、四线城市传导,所以开发商选择重返一线城市是基于对当前形势的判断。

  然而,众所周知土地是有限的,而部分城市已经开始出现无地可卖的情况。例如,上周发布的广州市人大城建环资委公布对市国土房管局落实《政府工作报告》目标任务情况的调研报告中称,按照广州市前10年的新增用地速度(年均新增38平方公里),2015年前就将无地可用;

  深圳在2020年之前,实际可用的新增建设用地也只剩下42平方公里,且多为零星、分散地块,无地可供的尴尬束缚着特区的发展。深圳的无地可供倒逼出新一轮土地改革,农地入市即将开闸,虽然该试点依然是以为土地财政寻找更多土地的思维而推动,但强制征地显然会触及大批农民利益而激化社会矛盾,随着越来越多城市出现无地可用的客观条件约束,顾及社会公平和稳定的土地改革必将展开,土地供应的垄断放开是必然要求。

  在无地可卖的资源困境和地方债压顶的双重夹击下,土地出让收入再创新高也只能是土地财政的末路狂欢。现时地方债规模已经摸清,唯盼《预算法(修正案)》三审可明确市政债放行,为已无路可走的土地财政转型及完善的政府财政体系的建立提供法律支持。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杨泽刚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 热图
  • 精彩瞬间
  • 精彩新闻
  • 随便看看
热门资讯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