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中网资讯中心

吉林辽源55平房屋拆迁遇阻 业主索3套房加40万

2013-10-02 14:52    来源:央视《经济半小时》      字号:

  今年6月26号,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加快棚户区改造,会议决定,在过去5年大规模改造棚户区取得显著成效的基础上,今后五年再改造各类棚户区1000万户,棚户区改造既是民生工程,又是发展工程,可以说是众望所归,不过就在吉林省辽源市,棚户区改造却遇到了难题。《经济半小时》记者来到辽源实地走访,了解情况。

  一。补偿要求过高 拆迁双方僵持不下

  这里是吉林省辽源市西安区丘下社区,画面中这几间房屋属于这个地区的规划拆迁区域,目前,这个区域内的绝大部分居民都已经按照规划搬走了,只有这一户居民仍然坚守在原地,周边的房屋早已经拆除一空,空旷的区域内只剩下了这几间孤零零的房子。

  负责这片区域房屋征收工作的赵峰今天已经是第5次上门找这户居民谈判了,前几次因为双方分歧太大,始终没能达成协议,但是征收工作还得继续,这一次,他还得再试一试。

  吉林省辽源市西安区房屋征收经办中心的副主任 赵峰:在家呢?

  郗翠平:过来了。

  赵峰:这是谁啊?

  郗翠平: 外孙女。

  这户居民女主人名叫郗翠平,她目前和前夫正住在这几间平房内,由于不能接受当地《国有土地房屋征收与补偿办法》制定的征收条件,因此迟迟没有搬迁。

  郗翠平:反正你给我啥条件,看看咱们协商,能协商下来就协商,协不商咱们在继续协商。

  赵峰:可以。我先跟你说,现在咱们这个因为分有照房,无照房这两块,后面还有大街这一块,房子这一块现在咱们可以给你两个房子,你听我说完了,可以给你两个,然后当时你跟我提这个房子的事,我回去商量了。商量完了以后,我跟那个姓杨的一起,把这个东西带给了领导了,领导的意思现在是啥呢,就是我把这个主要的这些孩子走了,你不想让孩子走嘛,大哥有一个矽肺,这是一个。然后你说孩子那年得病了,因为不有这个病吗,然后我的想法就是你个人把那个医院的证明开出来。

  赵峰表示,根据房屋征收与补偿办法,郗翠平家只能是根据标准置换两套住房,并补缴相应的费用,但是由于考虑到郗翠平的前夫与女儿都有病在身,因此他们希望郗翠平把医院的相关证明开出来,征收办会根据实际情况给予适当的照顾,但是,事情在这个环节上因为郗翠平不愿意开证明就卡壳了。

  郗翠平:可以这么说,我觉得这个事触动我心扉,因为我就这一个孩子,你可以随时到那个市医院,他的主治医王洪利,你们去调查,因为我不想再接触这个事了。

  赵峰:你刚才说这一块,这两块,刚才你说的这个事,这些东西政府都给你考虑了这些东西,人家领导没有说,这个东西不行。但是说你这个东西,你跟我说,你这个孩子是有病的,让我去调查,就是这个事,在跟我一毛钱没有关系的情况下,我上这医院可以取病历出来吗?不可能。

  郗翠平说,她不愿意再到医院,以免勾起伤心事。同时,郗翠平提出,她们家原来是做熟食加工的,房屋征收工作开始以后,周围的群众陆续搬走,郗翠平的熟食生意就被迫停下了,几年来,坐吃山空,现在仅靠低保过日子,她希望能够按照经营户的标准得到生意上损失的补偿。

  赵峰:至于你提到这个营业损失这一块,因为啥呢,就是说当时因为你这个档案里面,有一个复印件,当时咱也给临时拿去看这个东西了,咱这个营业执照,当时叫泰和市场,咱们的一个摊位,当时是这么一个,是2000年到2003年的,然后当时这个摊位营业执照就作废了,因为你没有目前的营业执照,你要是有这个营业执照,在这个地方,有你这个营业执照,在咱们家这个地方,用咱们家开业,比如说张家什么酱肉铺,作咱们用的这个房子做这个买卖干的这个活是不是,有营业执照,而且年限没有过的话,这是可以的,但是现在咱们的手续,跟这个东西,完全符不上。

  按照 《辽源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办法》规定,征收产权性质为住宅,但已依法取得营业执照经营性用房的补偿,按住宅房屋予以安置,并按其经营情况、经营年限及纳税等实际情况通过评估给予适当的货币补偿。赵峰向郗翠平解释说,由于她的营业执照早已经过期,而且经营地点也并不在这里,所以并不符合经营户的条件。

  赵峰:现在就是说,我答复你这个东西,你能接受吗?

  郗翠平:接受不了。因为你给我的答复,我这些年已经是劳命伤财了,这些年我可以这么说,我们家现在这个条件也支付不了,因为啥呢,都是因为政府造成的,为啥我当时要两个楼不给我呢,人家两个都全了,为啥不给我啊,到三年四年以后人家回楼了,都住两年了你来跟我谈条件,给我原先的条件,你就说可能吗?

  郗翠平说,在房屋征收工作之初的2009年,她没有过多的要求,只是提出要求换两套房子,也同意按照标准补缴费用,但是征收办没有同意她的要求,时间一拖就是4年,原先周围的邻居都纷纷搬入了新居,郗翠平认为正是由于征收部门不同意她当时的要求导致这几年的时间她一直住在这所破旧的房屋当中,并且除了低保之外,没有其它收入来源,同时,由于女儿生病,花费了不少费用,因此现在的要求是,在不补缴任何费用的情况下,更换三套70平米的楼房,并且索赔精神损失费等各项费用40万元。

  赵峰:现在你提出这个标准太高。

  郗翠平:我得配合你的工作,我得为我自己着想啊,我以后也得穿衣吃饭啊,我得为我以后做打算。咱们这年头人得吃五谷杂粮啊。咱们得生活啊,你现在这个条件我接受不了,这就是说,咱不包括这三年做买卖,就包括这四年的人生精神损失,其实给我一点也不多,几十万块钱,在那有钱人根本不算什么,在我们家来说就是救命钱。

  赵峰:我说的什么意思呢,现在咱们家这种情况,就是说政府也考虑,达不到你说的那种标准。就是我刚才说的,在这两套房子的基础上,照顾你。

  郗翠平:这事就是说不管现在国家啥政策好,你给我强拆了,或者是让我们流浪街头,我这个达不到,我跟你没法协商,就是这些年就是我到今天的流浪,恨不得马上流浪街头,全是你们造成的,我还是不管走到哪,走到流浪街头那一天,我还是保持我的原则,我还是不放弃,就是我小康的时候,你给我整到现在流浪街头了。咱说的你要是把我房子全扒了,我也没啥意见,这个我提这个要求,没啥商量的。

  二。老房年久失修 待搬迁居民生活艰苦贫困

  郗翠平家所处的地方是辽源市知名的棚户区,其它居民搬迁得都很顺利,但如今因为郗翠平一家卡在了这里。从刚才的片子中也可以看出,郗翠平一家现在过得并不好,那为什么她还牢牢在扎在这里,郗翠平到底有什么要求呢?

  郗翠平的家位于在吉林省辽源市西安区的丘下社区,2009年,郗翠平家所在的区域开始棚户区改造以后,居民们陆续和房屋征收部门达成协议搬离这里,郗翠平家周围大约几千平米面积的区域一片空旷,再远处就是已经建成的回迁楼房,和远处的新建的楼房相比,郗翠平家这所房子显得格外破旧。

  像许多坚守到最后住户一样,他们家也在房顶上插了一面红旗,郗翠平的前夫张殿春告诉记者,他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提醒有关部门,这里还有居民居住。

  张殿春:我为啥竖一面旗呢,就知道这有居住住宅,影响他们往里垫东西,回填一些方方面面的,给政府打过多次电话,头几天下雨,打了十多次,政府社区没人来,就说不归我们管。

  张殿春告诉记者,他和郗翠平在这里已经居住了十多年,由于房屋年久失修,一遇到下雨天,房子就会四处漏雨,遇到大雨,屋内常常会有积水。

  张殿春:平时矮的就这个水位,到这儿,矮的时候到这儿。你进来的时候我铺垫子了。

  郗翠平:四面八方的水往里面浸。

  张殿春:直接进。

  郗翠平:你让他瞅木头垛子。

  张殿春:这儿,这儿是水位线。

  记者:这儿平时下雨就会漏到这儿?

  郗翠平:下点就漏,堵也堵不住我的房子,不是咱这房子漏成这样,咱不修,今天来谈一回,隔一年半载谈一回,你要说彻底这房子不动了,我们就花点钱从头修,今天来吓你一下,明天来整你一下,咱们现在没有那个心思再收拾房子,收拾完了房子,花了不老少钱,再给我扒拉,不白浪费那钱吗?

  郗翠平告诉记者,漏雨虽然烦心,但是让他们最头疼的事是现在他们家已经没有了自来水。

  郗翠平:现在我们家吃点水可成问题了。现在的公共设施,不能随便上哪儿接水,这家接点,那家接点,跟人家说好话,点头哈腰的跟人家说接点水,为什么?毕竟吃水不像吃油花钱就能买,吃水特别困难,最起码四处左右就剩我家这一户了,可不容易了。

  郗翠平说,当地棚户区改造工作开始以后,周围的邻居越来越少,新建楼房的工程也开始兴建,后来供水的管道也断了,自家的水龙头也成了摆设,后来她索性把家里的两个水龙头都拆除了。

  记者:管道呢?

  郗翠平:现在已经没有了。

  记者:就是这儿吗?

  郗翠平:对对,这儿就是水龙头,水管子。

  郗翠平告诉记者,饮用水都是从亲戚朋友家去打水,而其他生活用水就要张殿春开着农用三轮车到很远的一处河流去打水,此外也尽可能的收集生活用水。

  记者:这水是刚接的吗?

  张殿春:才接的,这都是才接的,今天都有雨,没有雨上上边那个河套去接水。

  郗翠平: 留洗衣服。

  张殿春:洗衣服、洗菜、洗碗这些。

  郗翠平告诉记者,她和前夫张殿春在2003年已经离婚,但是由于张殿春没有住所,加上当时女儿需要照顾,因此两人仍然住在一起。尽管这里的生活条件比较艰苦,但是郗翠平和张殿春并不打算轻易离开这所房子,郗翠平说,在动迁之初,他们的条件并不高,只要两套房子。

  郗翠平:刚开始从头一期要两户没给,我增加要三户,要三户是怎么要的呢?第一方面,我闺女有病,我要三户,给我闺女要45(平米)的,这都是我签字的。紧接着第二年来了两次,我说要三户70的,补偿费是5万。

  她提出的条件始没有得到征收部门的同意,后来,她把现金补偿要求提高到了30万元,到了现在,她提出的补偿要求又提高了。

  郗翠平:我现在要求三套70的,无条件给我,最起码保证我楼层。我要30万,这回大伙儿发发善心,前后给我推的,都这样,多要出10万块钱。

  记者:你认为你们这个要求他们能答应吗?

  张殿春:不答应,我已经在这儿靠了,我说话从来不说谎,靠我也得在这儿靠了,不靠也在这儿等了,这些年,三年,我守灵都守了。

  从当初只要两套房子到现在的3套70平米的房子外加40万元现金,价码不断升高,郗翠平有着自己的理由。

  记者:为什么要把条件提高了?

  张殿春:为什么,人也得活,你们也身在世界上,咱们得吃喝,走人情,孩子定期检查,这是钱吗,我家是你给我造成的损失。

  记者:您认为孩子有病,应该看病,都是动迁造成的损失吗?

  张殿春:我没那么认为,因为什么呢?我闺女和我姑爷什么也没干,没有工作,再说我闺女有病,这三天手术两回,谁能扛得了。

  对于女儿治病是否应该由征收部门买单,郗翠平并没有正面回答记者的问题。但是,看到原先的邻居都纷纷迁入了楼房,而自己还住在现在的旧房子当中,她说这些则应该由政府部门负责。

  郗翠平:这三年的时间,三年整,四年头了,人家都住高楼大厦,我家在这儿守灵,不是你们给造成的吗?可以这么说,说我家丢钱纯属虚构,根本没有虚构,我家损失的东西都价值连城。

  记者:丢了多少钱?

  张殿春:我们家丢了邮票,可以这么说,现在问问大伙儿,左右邻居,看看我家当时是什么状态。

  记者:什么邮票丢了?

  张殿春:集邮。

  记者:什么邮票?

  张殿春:我也不懂,有一张猴的邮票,四五年之前说给300块钱,我拿猴的邮票见证过,没事好溜达,邮票值多少钱,别的没拿,猴的邮票给我300块钱。

  记者:四五年前猴的邮票,鉴定是值300块钱。

  张殿春:给我300,我没卖,紧接着搁影集了。现在我损失这些东西和影集什么的,和这些东西,可以问问邻居,动迁整的,对老百姓挺坑人的。我这人说话从来不说谎。

  因为这些变故,郗翠平才把价码不断提升,她说,由于担心房子被征收部门拆掉,她和张殿春不敢轻易离开家门,不得已的时候,家里也至少会有一个人看守,所以几年来,两个人并没有找工作,除了张殿春的低保外,家中已经没有其它收入。郗翠平告诉记者,虽然日子艰苦,但是他们打算继续在这里坚守下去,直到政府满足自己的要求。

  郗翠平所提的要求是否合理,外人很难做出评价,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因为她们一家不肯搬迁,成百上千户迫切等待回迁的居民只能继续等待,那辽源市的房屋征收部门还会想出什么好办法,棚户改造区的居民能尽早住进回迁楼么?

  三。拆迁户要求与补偿政策相差甚远 双方表示互不妥协

  赵峰是吉林省辽源市西安区房屋征收经办中心的副主任,由于善于和群众沟通,一直以来都是负责房屋征收工作当中的收尾工作,因此他面对的往往都是很难协商的住户,在他之前已经有四批工作组先后在郗翠平家进行过征收工作,全都无功而返,现在,擅长打硬仗的赵峰同样也以失败告终。

  赵峰介绍说,郗翠平家的房本面积为55平方米,后来他们又盖了42平方米的违章建筑,加起来共约97平方米。根据辽源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办法有关政策规定,以及他们现有房屋面积的情况,郗翠平与丈夫离异分户后,最高可调换两套回迁房,但要按规定补交房屋结构差价款,增加的面积要缴纳购房款。

  赵峰说,目前辽源棚户回迁房共有35平方米至70平方米5个户型。按照原始面积有照房每平方米缴纳100元、无照房每平方米缴纳300元的房屋结构差价款,合理增加面积每平方米缴纳750元购房款计算,他们只要缴纳2万多元钱,即可获得一套55平方米、一套45平方米的房子。如想扩大面积,可以对照不同户型,按照每平方米750元至1880元的不同档缴纳相应购房款,但根据他们的情况,不应超出两套70平方米的回迁房。

  但是郗翠平要求无条件得到3套70平米楼房外加40万元的补偿和政策规定相差太大。

  辽源市规划管理处副处长 于长江:这个要求是无法满足的,就是说如果政府在这方面让步的话,那么对前期按照规定,按时拆迁,支持棚户区改造的前期的被征收户是极大的不公。

  赵峰: 咱跟他谈,有可能是他的心里想法比较高还是怎么的,咱们谈,跟他唠政策方面,他已经不跟咱们谈政策方面。他有他的想法,直接就说他的想法。至于你去介绍这些,他很不耐烦,跟我现在说这些已经谈不上了,我也不想跟你谈具体细则的事。要是能够解决事,就跟我解决事。要是解决不了,也不用跟我谈这些。要是不动我家,我就跟这,我也不动。

  据了解,这个区域的征收工作是从2010年的7月份开始的,规定的时间是五至六个月拆迁结束。但是由于双方始终无法达成一致,时间上早已经超出了规定的拆迁时限,而最后一期居民楼的回迁时间是2013年12月份,也马上就要到了。

  赵峰: 但是工作小组,征收小组,包括代表政府下去,也是想以和谐拆迁这个角度为主,不想和老百姓发生强制拆迁这块,不想走到那一步,尽可能想通过细心的讲解,耐心的讲解说服他,让他考虑直接入住咱们的新房,但是事与愿违。

  丘下社区曾住着近1万户居民。棚户区多数房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很多早已成为危房、险房。棚户区内公共基础设施匮乏,居民吃水难、行路难、如厕难,居民要求棚改的需求和愿望强烈。为此,辽源市政府于2010年将此处列为棚户区改造重点区域,并在政府主导下计划建设74.5万平方米的回迁安置房。

  辽源市西安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副局长周威介绍说,为使房屋征收工作顺利开展,辽源市西安区从全区调党员干部200多人,组成专门房屋征收工作队分组包片进行房屋征收工作。目前,这里只剩下了包括郗翠平在内的约10户居民,为了做通他们的工作,工作组从动迁之初至今,上百次与这些住户进行政策宣讲和沟通,但是效果并不十分理想。

  记者:政策上有没有讨价还价的先例?

  辽源市西安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副局长 周威:没有。我们在政策上制定的非常严密、严谨的,我们每出台一个补偿安置政策,相应的也会做出一些解读也好,补充政策也好,在实际工作中,我们与市上级部门,市经办中心或者市保障办及时进行沟通,弥补政策上的漏洞。对于漫天要价的,我们一个也没有妥协过。但是我们也是从侧面,另一面了解这个人漫天要价的目的、原因,了解为什么会要这么多。

  周威说,工作人员会千方百计从各个方面想解决的办法,包括住户的就业问题,婚姻问题,家庭生活问题,从各个方面寻找途径,动员搬迁,促进棚户区改造。

  周威:我们有句标语,不能让老实人吃亏,在征收过程中我们的口号,不能让老实人吃亏,也同时不能让无理的人投机取巧。我们做的宣传标语是这样对外宣传的,所以老百姓眼里有一把尺子,他能看到哪些东西是正义的,哪些东西是平衡的,在一个地块,一个地区,整个拆迁居民中,90%或90%以上的居民会支持我们这项工作。

  对于要价过高的问题,周威告诉记者,他们更多的还是希望通过做工作最终把问题解决,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通过司法途径采取强制征收。

  周威:约定的房屋征收期限之内,没有与拆迁户达成协议的,我们将下达补偿决定,这个也是根据我们规划的要求。下达补偿决定之后,有三个月的时间,他可以提起复议,提起复议之后,我们还要根据复议的时间,应该在半年左右才能提交到法院,为我们双方的协议关系作出一个判决。

  对于包括郗翠平一家在内的待搬迁户,周威和于长江他们能想出的最可能的办法就是走司法途径,但记者随下来的调查却发现,即使是真的走司法途径,问题也未必真能解决。在吉林省辽源市,负责棚户区改造的工作人员遇到了难题,由于提出的条件双方相差太多,有的被拆迁户一扎就是三年。面对难题,当地相关部门提出了要走司法途径,但《经济半小时》记者却发现,即使是走了司法途径,问题也似乎并不能真正解决。

  四。搬迁问题牵一发动全身 政府表示必要时需强制执行

  这是辽源市龙山区站前街附近一条新修的道路,这条路延伸到一个小区旁边的民房就戛然而止。这户居民由于一直没有房屋征收部门达成协议,始终没有搬迁,也造成了这条回迁房配到的道路迟迟不能贯通。

  走近这户人家,就能听到嘈杂的狗叫声,这户房屋的女主人杨一安告诉记者,他们是专门养狗为生的经营户,院内养着大大小小上百条狗,根本无处落足。杨一安说,2009年,站前街道的房屋征收工作开始后,有关部门就对他们的房屋进行了认定和评估。征收部门经过计算后告诉杨一按,他们家的房屋按照规定缴纳结构差价款和扩大面积款后,可以调换两套75平米、两套65平米的住宅楼房,杨一按房屋总计应缴纳结构差价和扩大面积款112875元,扣除狗舍及其他附属物应得货币补偿56077元,还应缴纳56798元。

  也就是说,杨一安一家只要缴5、6万元钱就能把现在的房子换成4套面积不小的楼房。

  记者:对于房屋这一块你们满意?

  杨一安:满意,房屋满意。现在差就差在这个补偿这一块。

  记者:补偿什么呢?

  杨一安:就是养殖补偿,养殖我们要异地搬迁,我们也不是异地搬迁,我们从这个地方走了之后,就这个养殖这一块以后就干不了呢然后就有这一块的损失。

  杨一安说,自家样了一二百条狗,一年下来,好的时候能收入20多万元,但是如果迁入楼房,这项生意就没办法做了。

  而根据征收部门的计算,能够给予的停产停业损失补助费是9757元。对此,杨一安并不能接受。

  杨一安:我们就是本着什么呢,也就是你看我这一年,养殖也得收入点,你看我们俩都40多岁。这块地方没有了,以后就是没有收入来源了,你看国家认可退休的60岁吧,那我们到60岁还有二十年。但是二十年我还没要那么多。我就差不多就可以,我现在要150万。

  记者:那就是说他们怎么答复的?

  杨一安:等着以后协商,等着。

  记者:那到目前为止呢?

  杨一安:没有人跟我们协商啊。然后就直接下达这个。

  杨一安给记者看了辽源市政府在去年7月13日向他们下发的房屋征收补偿决定。杨一安说,接到这份通知后,他们申请了行政复议,2012年10月18日,吉林省政府做出行政复议决定,维持辽源市政府做出的房屋征收补偿决定。由于他们拒绝搬迁,今年1月份,辽源市政府向龙山区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4月26日,龙山区法院作出了准予强制执行的裁决。

  记者注意到,这份强制执行的裁决的日期是今年4月份,杨一安说,时至今日,既没有有关部门强拆,也没有有关工作人员上门协商,他们也不知道强制执行什么时候会到来。看到了自家房子挡住了新修的道路,杨一安也感到十分不安。

  杨一安:我看到来回车绕着走,我们心里也不得劲。但是现在他不给我这个补偿款,我也真走不了,他要是光靠走形式,不坐下来谈,我也没有法走。

  据了解,在辽源市棚户区改造征收房屋过程中,像杨一安、郗翠平这样的坚决不让步的住户还有不少,随着征收工作进入尾声,他们坚持不搬离,该地区棚改进程不但受到影响,还会带来更多无形的损失。

  辽源市房屋征收经办中心主任 雷胜东:可能因为一户或者几户就影响几百户居民的回迁安置,也可能因为一户就使市政道路形成了断头路,所带来的经济损失是无法估量的,比如说一户延期一年回迁的话,政府就需要拿出7000元左右的过渡费,几百户就是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过渡费用。因此,不搬迁的住户给政府带来的损失和无形的影响是不可估量的。

  于长江是辽源市规划管理处总规划师,他告诉记者,按照规划,虽然每个棚户区改造区域都制定了适当的期限,但是,在实际执行当中,整体进度往往都会有所推迟,有的区域建设因为这个问题会拖上几年。

  辽源市规划管理处副处长 于长江:比如说油毡纸厂这一块,原来是一个老的纸厂,这样我们通过市场运作,找长春的一家开发商,把地给他,他是通过图样取得地,然后把周围居民安置了,然后他再付钱,用商业运作的取得的收益,弥补棚户区改造资金的不足。但是有一户人家,我们没有开通,到今天他也不走,要价原来是两百多万,现在就要到了一千多万,所以巨大的差价呢,如果这个要是满足他,就是对所有拆迁居民的不公。这样的话,体现不了社会的公平性,但是现在有四栋回迁楼安置不了,将近20多户居民,无法回迁。

  于长江告诉记者,由于前些年强制执行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恶性事件,2011年5月,最高人民法院下发《关于坚决防止土地征收、房屋拆迁强制执行引发恶性事件的紧急通知》,要求依法慎重处理好每一起强制执行案件,迫于信访等压力,各地有关部门对于强制征收房屋问题顾虑重重,此后,虽然最高法院在2012年4月进行了司法解释,但是这并未彻底消除各地政府部门的担心。

  于长江:我个人认为应该还是要个人服从整体,局部服全局,就是说从个人来讲,应该我们应该讲到法律力度应该是走强迁的力度,从我们辽源的实际情况看,实际上就是有些要价太高,这个无法满足还造成了这种局面,应该走这个强制拆除这条路,这样了话,才能够杀一儆百也好,或者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也好,整个如果说是,司法强迁能够行得通,这样的话,就是说会是这个存侥幸心里的,多吃多占的人能够得到收敛。

  半小时观察:棚户区改造好事如何办好?

  郗翠平和杨一安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问题究竟该如何解决,现在还没人能给出答案。今年6月26号研究部署加快棚户区改造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专门提出,各地区、各部门要重视并加强对棚户区改造的领导,尊重群众意愿,禁止强拆强迁,依法维护群众合法权益,把好事办好。好事如何办好?在这方面,成都市旧城改造中的居民自治模式或许值得借鉴,面对不同利益诉求,通过居民自治改造委员会,依靠群众去做群众工作,依靠多数群众去做少数群众的工作,十年未解的难题得以顺利推进,其实从全国看,依托现行法律框架做好拆迁改造工作有诸多模式,关键在于真正做到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在这方面,还需要处于拆迁漩涡中的相关城市和部门做出更多的努力和尝试。

  0930《经济半小时》辽源拆迁难题

  主编:袁柏鑫

  记者:周星乔

  摄像:毛云李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姜静鑫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 热图
  • 精彩瞬间
  • 精彩新闻
  • 随便看看
热门资讯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