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中网资讯中心

任志强:房子还没到真正贵的时候 涨了更买不起

2013-09-26 14:22    来源:新浪网      字号:

  

  上周,任志强为自己的新书举办了发布会。

  “地产大佬”“政协委员”“红二代”“微博大V”,这是任志强为人熟知的标签,其实他与文化、娱乐圈也有颇多交集。早在上世纪80年代,他就曾投拍过电视剧,而胡玫执导的《汉武大帝》中,他是制片人之一。本月,他在江苏卫视的创业真人秀节目《赢在中国碧水蓝天间》里出任监视委员会成员,与此同时,他亲自执笔的自传体回忆录《野心优雅》也于近日在京首发。

  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任志强说,写作初衷是想通过它来回答社会对自己的各种疑问。他曾被冠以“人民公敌”的名号,好在后来能以博客和微博直接展现自己、与人沟通,“大家看到,原来任志强是这样的,比我们想象得好多了。”

  回忆录 退休这两年,为了写书,球也没怎么打

  新京报:你退休后,为什么愿意花两年时间来写回忆录?

  任志强:我喜欢做理论研究,写过数百万字的报告和文章,许多发表在内刊《决策参考》、亚洲房地产论坛专刊上,并促成了我第一本书《任人评说》的出版。

  退休后这两年,我想记录一下我们这一代人想走的路和在路上看到的风景,把自己的思考和价值观摆在桌面上。我们不是专门写作的人,但经常会为一些东西去写作。这两年,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空下来的时候都写,基本上球也没怎么打。

  新京报:你在书中提到:“在我最困难、最被别人看不起的那一段时间里,一个女人能忠心地相守在我的身边,只此一点,她所有的过错都会和应该被原谅。也许这些争吵并非是她的错误,而是我的责任。或许正因为这样的一段经历,我们反而更容易解决两人之间的矛盾,既不会闹得鸡飞狗跳,更不会离婚。”你如何看待中国所谓“成功人士”的婚姻和爱情观?

  任志强:我们没有过什么和大家不一样的东西。两个人在一起,最基本的条件就是没有见异思迁:她没有在我困难的时候,就随随便便跑掉。很多人认为有人有钱了以后要换人,所有人都得换人,他们这种理解是错的,大多数家庭实际上不存在这种问题。从整体离婚率来看,离婚的还是少数。所以,如果他们这么理解这个社会,他们可能是自己出现问题,而不是这个社会出现了什么问题。

  新京报:你之前提到,写这本自传也是希望女儿可以看到爸爸是怎么一步步过来的。女儿看了吗?

  任志强:其实我每天微博上发的那些心灵鸡汤都是给我女儿的,我是有目的的,但你们不知道我的目的,所以老觉得我是对大家说心灵鸡汤。我女儿一定会看这本书,我明天给她寄一本去。

  影视圈 曾是《汉武大帝》制片人,但“只借不投”

  新京报:为什么会参加《赢在中国碧水蓝天间》这个创业真人秀节目?你觉得现在的创业环境和之前相比,有什么变化吗?

  任志强:我重视的是给年轻人机会。最初创业时是最难的,但机会最多。现在条件比原来多,注册公司都容易多了,但机会小,因为竞争太激烈了,该占的地方都占了,你要占到新地方,要不就跟人家打拼。但从创业难度来说,原来的难度有风险,现在很安全,那个时候很难拿出几万元注册资本金,像我们华远,注册才20万,现在一个人拿出三五万注册一个公司不难。

  可是,能干的事儿,是不是没有路?不是。小区里做蔬菜配送,是非常有前途的东西,现在有没有人做?外地已经有好几个人做了,也是大学生创业,北京几乎没有,所有小区的人都是到外头去买菜。大家都想做投行、IT什么的,一下子发大财的业务,这是年轻人很浅薄的思想。我们那个时候卖冰棍、油条,现在年轻人不是那样的,生活基础太富裕,不愁吃不愁穿,没有这种精神。现在创业,很容易失败,就是他们太想一步登天了。

  新京报:你看过《中国合伙人》吗?

  任志强:看过,但时代不一样。在那个时代,改革开放已经比较明确了,起码可以干个体户了,我们开始的时候是不允许有个体户的,也没有相关的法律。

  新京报:你有打算进军影视圈吗?

  任志强:现在没有。其实我是中国第一个用经济的方式参与做电视剧的人,上世纪80年代,陈国星做导演,大概两万五千块拍了一个叫《同谋》的电视剧,上下两集。他们在商业操作上行为不太好,我觉得他们会欺骗人。

  电视剧《汉武大帝》制片人里也有我的名字,胡玫做到第三集还是第四集时,原来投资者不干了,没有钱了,最后我来投资。如果投资的话,《汉武大帝》是投卖得很好,我说我不投,我最多是借钱,如果你找到新的投资者,你把钱还给我。到现在也一样,比如中间还拍过一个八集的电视剧,我宁愿给钱,他去做。

  “红二代” 我们不需要“官商”,我完全是市场化

  新京报:你敢于说话的勇气在中国的企业家中显得比较特别,是什么内在动力让你不吐不快?

  任志强:我不怕别人说我有什么毛病,但我不愿意让别人以一个假的东西去判断。总会有人去说真话,鲁迅在干吗?胡适在干吗?胡适为什么要和蒋介石吵架?中国历史上这样的人物不是少数啊!小学、中学课本都学过这些东西,为什么到我这里就不说了?共产党最基础的就是坚持真理,既然你做共产党人,你就要坚持真理。

  新京报:你在书中说今日的成功不是靠“拼爹”,可是在你创业初期是否动用过家里的关系?怎么看待家庭对你取得现在成绩的影响?

  任志强:我创业从未动用过家里的关系。历史上有过很多创业者,都不是靠拼爹的。当我决定从部队复员、闯出一条自己的路时,宁愿去当临时工也绝不向父亲开口求援;当我被无辜地关进监狱,父亲都坚持绝不会动用任何老战友、老下级的关系去为我说情、鸣冤,直到我从狱中无罪释放,都要用自己的努力来向父母证明自己的清白。正是“红二代”的成长背景,让我在面对更多诱惑时仍旧选择留在华远,始终爱党爱国。

  新京报:你怎么看待中国的官商关系?你始终强调在中国是制度为先,但如果没有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不靠关系好的官员,很多事情是否能做成?

  任志强:我坚决不干官商勾结的事,也不给领导找那些麻烦。我们不需要“官商”,我完全是市场化。我更看重作为市场经济基础的契约精神和制度建设。

  ■ 书名释义

  “优雅”是出版社说的

  (书名)最早我想用《男人的肩膀》,还想过《真诚无限》,还有人说《任劳任怨》,出版社认为,间接反而可能更吸引人,所以他们用了《野心优雅》。认识我的朋友都说,你既没有野心,也没有优雅。出版社认为,一个人野心不野心,在于你心的宽和窄,他们认为我心很宽。所有认识我的朋友都认为“任志强是最粗的,不优雅”,但他们(指出版社)认为,因为你很坦率,可以把自己真正想法告诉给社会,这就是一种优雅。

  很多人认为有人有钱了以后换人(指妻子),所有人都得换人,他们这种理解是错的,大多数家庭实际上不存在这种问题。如果他们这么理解这个社会,他们可能是自己出现问题,而不是这个社会出现了什么问题。

  疼女儿

  如果父亲靠不住,那就完了

  新京报:你在书里写,女儿想看周杰伦演唱会,你帮她到处要票,还挺让人感动的。

  任志强:网上很多人都骂我,为什么不让她买票?那个时候她初中还没毕业,怎么买票。做父亲最伟大的就是,“爸爸,你能把星星摘给我吗?”我说,行。这就是父亲。如果父亲靠不住,那就完了。

  新京报:以后女儿谈恋爱、找男朋友,你会有比较多的要求吗?

  任志强:那个时候她为什么坚持去看周杰伦呢,是因为她们班的班长喜欢周杰伦,我估计(他俩)在谈恋爱。一换了班级就忘了。别操心,又不是跟你一辈子,管她干吗呢?我跟她说,第一不能吸毒,第二不能搞同性恋——虽然我说这句话大家觉得不太好,很多国家法律允许同性恋,但作为老人,希望传宗接代。我要有好几个孩子倒可以,愿意干什么干什么。

  新京报:你最看重培养孩子的什么品质?

  任志强:独立性。我女儿上幼儿园时我就给她扔到外面去了,哭也送去,过两天就不哭了。她现在独立了,我说一块儿出去吃饭,“我才不跟你吃饭,我跟同学吃饭去”。我没办法:“我跟你去行不行?”人家不带你玩儿。

  独立性的好处就在这里。要没有独立性,她天天黏着你,你反而麻烦。我肯定比她死得早,所以要让她有独立性,不能一天到晚管着她。

  ■ 任总语录

  ●我不认为和“干女儿”会有不正常关系

  任志强和很多明星都是朋友,还收了两个干女儿。

  在社会腐败成风的时代,尤其是郭美美事件发生后,“干女儿”差点就成了法定的“小三”了。但这个社会不是没有道德底线和人性约束,我不相信这个社会是个无法挽救的社会,也不认为和“干女儿”会有什么不正常的关系。每个人的生活都有不同的圈子,我更相信这个社会中还是有更多的真情。

  ●路是我做的,王石不想承认也得承认

  在新书中任志强写了不少王石的事,对其评价也很特别。

  王石成功的和不成功的地方,我都写了。现在万科比我们大很多,比我们发展得快,但路是我做的,王石尽管不想承认,他也得承认。他最不想承认的是,他曾是我的独立董事。他很成功,只是当时心眼小一点,路走得不太好。那段时间,他老想学,但老觉得学不上,很嫉妒,从哈佛回来以后真的变了很多。我觉得他是越变越好的那种人。

  过去他根本不敢说,现在我看他放炮比我还狠,真的挺佩服他的。我们喜欢公正,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我跟他都当面直接说,你这个意见不行。人进步了的话,以前的错误都不是事儿,能改变错误是最伟大的事儿。

  ●房子还没到真正贵的时候,涨了更买不起

  “房价还会涨吗?买房还是继续等?”这是每个房产大佬必遇的提问。

  反正不买,涨了你就更买不起了,这是已经发生了几十年的现实。如果土地政策不发生变化、公共资源配置情况不改变,继续涨的情况还会延续很长时间。换句话说,房子还没到真正贵的时候。东京是3500万人口,如果北京也达到这么多人口,你怎么让人不进北京?就是房价让很多人不到北京来。不用这个办法,怎么整治呢?这是全世界的情况。

  ●微博救了我,慢慢很多人说我还不错

  从“人民公敌”到“大众情人”,任志强被冠以过跨度极大的称号。

  2007年“三联”有期(标题)叫“人民公敌任志强”,这个标题给了人们很深的印象:任大炮,房子给富人盖的。我说的是,商品房给富人盖的,保障房给穷人盖的。现在还有很多人说我“给富人盖房”。潘石屹说,微博救了我,刘春也说,微博改变了我,解释清楚了,慢慢很多人说,任志强还不错。

  后来网上有几个人在一块说,要嫁就嫁任志强。为什么?第一个女的说,谈恋爱谈七八年了,成还是不成,他也不放个屁。像任志强,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没那么多啰唆事儿。第二个说,我打一百个电话他在哪儿都不知道,但任志强在哪儿都知道。这都是在微博和博客上出现以后,大家看到,原来任志强是这样的,比我们想象得好多了。记者 刘玮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姜静鑫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 热图
  • 精彩瞬间
  • 精彩新闻
  • 随便看看
热门资讯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