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中网资讯中心

珠海报建费动辄逾十万 香洲成功报建仅一宗

2012-06-25 21:30    来源:南方都市报      字号:

  已建好房屋要报建的,除了符合以上规定并向市城管执法部门缴纳了罚款,还要有房屋建筑面积测量成果书、质检部门出具的房屋质量安全鉴定书、镇政府(街道办事处)同意补办确权证明。补交地价标准按照不同区域,从每平方米建筑面积160元至315元不等。

  比如规定的440平米,如果违建实际面积达550平米(如前山界涌新村),超出的面积能否灵活处理,如以后征地对超出部分不赔偿,或者超出部分由业主每年向政府交租等手段。

  ———香洲区城管局执法审理办主任吴建强

  上海闵行区就规定可以在宅基地上建公共租赁住房,由村集体、个人与企业合作按规定建设,建好之后出租,收益按合同约定来分成。

  ———市住规建局相关负责人

  无论你的房子建得有多高,是不是有外来资金介入,政府在拆迁补偿的时候,应该只对拥有宅基地的面积进行补偿。———一基层城管执法人员

  违建为何愈演愈烈?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在建房需求和政策规定产生矛盾时,违建已经成为农民建房的突围方式之一。另外,界涌股份公司董事长陈永辉所说的“行政僵化”现状,也急切地需要改变。香洲区城管局就向南都记者透露,自有违建以来,全区只有一宗报建成功的案例,而且当事人为此花了长达2年的时间。

  欣慰的是,南都记者近日从市住规建局获悉,该局目前正对农村宅基地住宅报建作进一步的调研,并制定出了相关的计划和方案,报建环节将有望得到简化,费用也将相应降低,该方案目前正提交市政府审议。应对村民的超面积违建,外来资金介入企图获取政府补偿的手段,相关部门的专业人士也提出了自己的破解之术。

  违建原因

  报建需要盖十余公章违建业主一般只能盖到两个

  违建带来的利益及报建难令违建陷入恶性循环

  政策滞后政策与农民需求的矛盾

  市城管执法局指挥中心主任罗国英在给市人大督察组上课时,曾归纳了城中村违建的三个原因,其一就是政府的政策与农民住房需求间的矛盾。“上世纪九十年代,珠海曾停止过一段时间的农民建房报建,随着时间的推移,一部分村民的小孩大了,原来两层半到三层的房屋满足不了村民的住房需求,但又没办法报建,因此催生了一部分违建。”罗国英说。罗国英提到的第一波农村违建高潮,主要发生在2002至2003年。然而,政策滞后性在市政府的现行政策中依然有体现。

  到了2008年,市政府发布《关于规范我市农民(被征地农民)建房管理的若干意见》,将农民建房的层数和面积从之前的不超过3层240平方米,增加到不高于5层400平方米。但这个400平方米的标准是针对西区的农民而言。

  2010年底,市住规建局又发布《珠海市农村宅基地住宅规划报建管理暂行办法》,经政府批准,已纳入整村搬迁或城中村旧村改造实施计划和范围,或纳入“三旧”改造规划和计划范围,并且在申报之日起两年内将启动改造的,将暂不批准宅基地住宅建设。

  早在2000年,珠海市委、市政府就决定对市区的26个城中旧村进行改造,并计划用3到5年的时间全部完成。26个城中村占地300万平方米,涉及原住居民7000多户、4万多人,外来人员约30万人。搬迁、改造工程,相当于新建一个中型城市,工程涉及的领域众多,难度大。时至今日,这些城中村真正完成改造的并不多。

  利益之争土地资源与利益的冲突

  罗国英还道出了另外两条城中村违建产生的原因,“第二、地被征了的农民,去工厂打工赚钱不多,有的还因为缺乏技能无法上岗,转而打起了宅基地的主意,建房出租来获取经济收入,所谓农民以前耕地,现在‘耕’屋;第三、外来资金的介入,像南屏、东坑等地方,大量外来资金与村民结合,一个出钱、一个出地,建起了大量的违建房。”

  “违建的根本问题是土地资源的矛盾,是政府征地和村民生存利益的产物。”一名不愿具名的基层执法人员表示,政府需要土地用于开发,而被征土地的村民,失去了赖以为生的资源,利用仅有的宅基地超标违建,甚至占用国有土地违建,成了村民的生财之道。

  管理之乱多部门共同管理导致无部门主管

  2010年,市住房和城乡规划局曾对农民建房报建问题进行调研。调研结果显示,由于旧村改造缺乏可实际操作的搬迁计划,农民为保证自己利益或不愿搬迁或索取高额补偿,加大了搬迁难度,拖延了搬迁进度。政府因此被迫放慢改造进程,把工作重点转到新造地上。结果造成农民与政府之间的“恶性循环”,旧村搬迁改造工作一拖再拖,违建抢建现象日益严重。

  “在具体的执法过程中,我们在遭遇暴力抗法或执法阻挠时,得到的理由最多的就是‘那么多违建的你不拆,却来拆我家,凭什么?’”一些基层城管执法人员在面对这类问题时很无奈。说到执法的困难,城管执法人员是一肚子的苦水。“19个队员,辖区60平方公里,10个社区,数十个自然村,需要负责13项职能”。这是目前城管南屏中队的现状,平均1名执法队员要负责4.6平方公里的范围,不仅要负责对违建执法,还要整治市容市貌,巡查乱摆卖等。2002年以后,珠海城管执法人员的编制就没有增加过。

  另外,随着政府行政职能改革,镇政府的初级职能被弱化,导致农村管理工作的缺位。各职能部门更多地实施垂直管理,部门之间缺乏沟通协调也间接导致农民住宅管理混乱。农民住宅建设变成多部门共同管理,最终形成无部门主管的局面。

  报建之繁所有手续办下来要十几道程序

  已经形成事实的违建,再去报建真的很难么?答案是肯定的。高栏港区国土分局局长蒋道平曾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大量的农民不报建就违建的行为,与报建难以及报建费昂贵有关。市人大代表、南屏镇委书记谢炳和也持相同观点,并曾经在今年的市“两会”上提交议案。

  南都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报建的过程需要国土、住建、设计、质检等部门十余个公章,而已建成的违建,由于无法出规划图,国土局无法绘制红线图,违建的质量还要让质监部门检测。村民不仅需要补齐前期手续,而且需要自己掏钱报建,少则数万,多则十余万元。据了解,违建的业主进行报建,一般只能盖到社区街道办和镇政府两个公章,再往上就很难了。而目前香洲区仅有一个先违建再报建的成功案例,据称报建花了两年时间。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汪瑜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 热图
  • 精彩瞬间
  • 精彩新闻
  • 随便看看
热门资讯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